关于作者
笛卡尔(1596-1650),法国哲学家,被誉为“现代哲学之父”,同时还是著名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,他用“我思故我在”的精彩论证为现代哲学重新奠基,还发明了平面直角坐标系、解析几何等数学工具,发现了光的折射原理,解释了风、雨、云、彩虹等自然现象的成因。
关于本书
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是笛卡尔最经典的著作。他发出豪言壮语,要推翻传统知识的大厦,重新为哲学和科学奠基,他用“我思故我在”的经典论证,和对上帝存在的证明,确立了心灵实体和物质实体的存在和本质。由此拉开了西方现代哲学的“主体化转向”和“认识论转向”,并且让“心物二元论”成为现代哲学中的焦点问题。
核心内容
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对哲学史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,从内容上讲,笛卡尔开启了现代哲学的“主体化转向”和“认识论转向”,“心物二元论”也成为了现代哲学争论中的核心问题。从形式上讲,笛卡尔用数学的明晰性和数学证明式的方法,写作哲学著作,得到了很多哲学家的追捧,这其中斯宾诺莎的《伦理学》就是最极端的例子;此外,现象学的开创者胡塞尔,也模仿笛卡尔的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,写过一部《笛卡尔式的沉思》,副标题是“现象学导论”,他用这种方式像笛卡尔这位现代哲学的奠基者致敬,同时也把自己所做的现象学工作看作为哲学的又一次奠基。
点击查看大图,保存到手机,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
一、笛卡尔与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
笛卡尔是当之无愧的“西方现代哲学之父”。这部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是笛卡尔在哲学上最成熟,影响最大的著作。他要重新确定一切知识的牢固起点,同时确定这个世界上的两种实体,也就是两种存在物的本质。这部作品的形式相当独特,笛卡尔把它写成了一种类似日记的形式,记载了他在连续六天里进行的一系列沉思活动,用这种方式,他也在邀请任何读到这部作品的人和他一起进入到这一系列沉思,类似于加入到某种哲学灵修活动之中。
二、笛卡尔的怀疑方法
笛卡尔为科学和哲学奠基的第一步就是要把一切不够确定、不够清楚的东西都暂时当作假的,不去相信。笛卡尔进行的怀疑,可以分成三个步骤:
首先,感官经常会给我们提供错误的信息,因此我们有理由把所有感官提供给我的信息都当作可能错误的,不予相信。但是比如“我坐在这里”这样的信息,虽然也是感官提供给我的,但好像不容质疑。于是笛卡尔提出了怀疑的第二个步骤:我们有可能是在做梦,在梦里坐在这里。但是反对者可能会说,即便是在梦里 2+3=5这样的事实也不会错。这时笛卡尔端出了他怀疑方法的终极大 Boss,也是怀疑的第三步:就是有一个全能的上帝,或者一个强大的魔鬼,让我每次算2+3的时候都算错。经过这样一番怀疑,我们之前信以为真的一切东西似乎都崩塌了。
我们需要注意,笛卡尔在这里进行的怀疑虽然非常彻底,但并不是“怀疑论”。他不是为了怀疑本身而怀疑,而是将这种普遍怀疑作为起点和方法,为的还是之后能够获得不容怀疑的确定性,他的这种怀疑论也被称为“方法论上的怀疑论”。
三、“我思故我在”
在经过了前面的普遍怀疑之后,笛卡尔在“我思故我在”这个看似非常简单的论证里面,找到他的全部哲学的“阿基米德点”。因为我在进行思考,我在进行怀疑,我在被一个强大的神灵欺骗,这些恰恰就证明了我是存在的!如果没有“我”这样一个主体的存在,思考、怀疑、欺骗这些东西就都没有了依附,就不可能进行。需要特别注意,这里说的“我”并不是一个由身体和灵魂组成的活生生的人,而只是一个单纯进行思考的东西,“精神实体”。
四、上帝存在的证明
上帝存在的证明是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的转折点。在确立了“我”作为精神实体的存在之后,笛卡尔需要要想出某种办法,走出这个单纯的精神实体,确定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事物,包括我们的肉体,也是存在的,只有这样物理学的研究才是有意义的。从这里开始,他需要走上重建哲学大厦的道路。
笛卡尔首先证明上帝的存在,让上帝成为从自己通向世界的中介。笛卡尔在第三和第五个沉思里,先后给出了三个关于上帝存在,以及上帝不可能欺骗我的证明,最著名的就是一个“来自因果性的证明”:
1. 原因的完满性和现实性必然不会小于结果的完满性和现实性。
2. 我的心中有一个上帝的观念,这个观念是无限完满的。
3. 根据第一个前提,上帝的观念不可能来自虚无,也不可能来自我自己这样一个不完满的存在,而只能来自完满的上帝自身。
因此:
1. 上帝是必然存在的。
2. 因为上帝是完满的,他必然是好的,不可能有任何缺陷。
3. 欺骗是坏的和有缺陷的
4. 因此,上帝不会欺骗我。
既然上帝不会欺骗我们,我们在认识之中犯的那么多错误又是怎么来的呢?笛卡尔认为,那是因为我们误用了上帝给我们的认识能力,上帝给了我们理性认识的能力,让我们将绝对清楚分明,不容怀疑的东西看作真理,但是我们除了理性之外,还有感觉和自由意志,这些东西经常会超出理性的界限,将我们带入歧途。
五、心物二元论
有了上帝这个绝对的保证,笛卡尔就可以超出单纯思想着的“我”,认识其他东西,由此建立起物质世界的存在。因为上帝赋予我们的感觉和想象能力,都需要依赖物体的存在,才能发挥作用,而上帝仁慈善良的本质,保证了这些物理对象也必然是存在的。
在笛卡尔看来,物理对象的本质是“广延”,也就是具有长、宽、高的三维量度。用这种方式,笛卡尔就把一切物理对象的本质还原到最基本的数学对象,也就是数字和长度上,从而为他用数学方法处理一切物理问题铺平了道路。到这里,笛卡尔确定了精神实体的本质就是“思考”,而物质实体的本质就是“广延”。从本质上说,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点,于是我们就有了著名的“心物二元论”问题,这也是笛卡尔的整个哲学导致的最大难题。笛卡尔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但是并没有系统讨论,仅仅是在一个注释里面提到,大脑里的“松果腺”帮助灵魂和肉体进行沟通,将它们统一起来。但是这个生理学的答案不免显得苍白无力。
六、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的命运和影响
笛卡尔将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题献给巴黎索邦大学的神学教授,他说这本书可以为天主教信仰服务。他希望自己的著作能得到神学家和教会的欣赏,恐怕是想用这种方式,为自己的物理学研究铺平道路。但是笛卡尔笔下的上帝是“哲学家的上帝”,而不是“神学家的上帝”,这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差别。在他生前,教会确实没有给他找麻烦,不过教会日后似乎逐渐意识到了笛卡尔学说可能具有颠覆性质,在笛卡尔去世13年之后,将他的著作列入了禁书目录。
金句
1. 笛卡尔进行的怀疑虽然相当彻底,但是和严格意义上的“怀疑论”大不相同,他不是为了怀疑本身而怀疑,而是将这种普遍的怀疑作为起点和方法,为的还是获得不容怀疑的确定性,他的这种怀疑论被称为“方法论上的怀疑论”。
2. “让那个神灵尽他所能地来欺骗我吧,只要我在思想着我是某个东西,他就绝不能让我什么都不是。在非常彻底地考察了所有事情之后,我最终必然要得出这样的结论,这个命题,我是,我存在,只要我提到它,或者在我的心灵中想到它,就必然是真的。”
3. 精神实体的本质就是“思考”,而物质实体的本质就是“广延”。从本质上说,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点,“思想”是完全不需要身体的纯粹精神活动,而“广延”是一种纯粹物理和数学的属性。这样我们就有了那个著名的“心物二元论”问题,这也是笛卡尔的哲学导致的最大难题。
撰稿:刘玮
脑图:摩西
讲述:张志华
本文通过“得到”整理而来。如果喜欢本篇,请前往官网应用购买会员!
备注:《第一哲学沉思集》作者:笛卡尔。本篇是第一哲学沉思集读书笔记和读书心得。其它内容第一哲学沉思集简介,第一哲学沉思集读后感,第一哲学沉思集电子书,第一哲学沉思集pdf/txt/epub/kindle,或者第一哲学沉思集在线阅读可自行查找。

最新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