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作者

雪莉·特克尔,麻省理工学院著名教授, MIT 技术与自我研究项目主管,被《连线》杂志称为“互联网时代的弗洛伊德”。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,她陆续出版了多部互联网研究作品,其中最为享誉盛名的是“计算机与人际关系研究”三部曲:《第二人生》《虚拟化身》与《群体性孤独》。

关于本书

本书是“计算机与人际关系研究”三部曲的终结篇。在书中,雪莉·特克尔从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视角出发,为我们解读了互联网对于人际关系的双重作用。一方面,互联网让人们彼此连接得更加紧密,但同时,它也强化了真实世界中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。特克尔呼吁我们与互联网所带来的“单薄”社交保持距离,重新回到现实生活中,建立真实、厚重的交往关系。

核心内容

本书的思想核心是,互联网固然让人们的交往变得更加方便,但这种看似紧密的连接,实际上却加强了真实世界中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。我们一方面可以通过互联网与远隔千里的人紧密相连,另一方面,却往往与近在咫尺的人越来越疏远。因此,我们需要警惕互联网时代带来的新型孤独,重新在现实世界中建立厚重的社交关系。

点击查看大图,保存到手机,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

一、互联网从两个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社交状态

特克尔认为,互联网时代中,我们的社交状态正在经历两个重要转变。

1. 互联网改变了生活中的空间概念

现如今,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并不取决于我们之间的距离,而是取决于我们可以使用的交流技术。这一说法其实隐藏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解读。一方面,因为互联网的馈赠,我们的确可以随时与远在异国他乡的朋友紧密相连,另一方面,同样是因为有了互联网,不论我们身处何处,只要打开社交媒体,就可以立刻从现实中逃离,进入到虚拟世界之中,从而完成一次“精神隐身”。

2. 互联网带给了我们一种全新的身份体验

在社交网站中,我们上传的照片、说的话,都可以经过精心的包装,我们对自己的形象也有了更多的掌控力。很多在现实世界无法做到的事情,我们都可以在互联网中轻易实现。总而言之,互联网提供了一种理想、舒适的虚拟化身。

二、自我中心主义的单薄社交

网络社交能为我们带来的,更多是一种碎片化的单薄社交。特克尔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悖论:现代人在社交网站上可以拥有几百个所谓的好友,但如果人们被问到在遇到紧急情况时会向谁求助时,越来越多的人表示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自己的家人。

在单薄社交之外,互联网还会助长一种自我中心主义的情结。特克尔发现,人们越来越多地需要通过他人的肯定来寻找自我。她将社交网站的哲学总结为六个字:“我分享,故我在”。在互联网中,人们真实、复杂的一面被缩小了,完美、精致的一面则被放大了。在分享的过程中,人们满足了自己被重视、被认可、被崇拜的需要,甚至还会渐渐产生了一种自带光环的幻觉。简单来讲,互联网造就了一个人人自恋的时代。

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:当人们习惯了虚拟世界中的交往关系,回到现实世界时,他们的情绪会更加低落。人们开始逃避现实,渴望回到虚拟世界中,这样他们就又能成为那个更简单、舒适的自己了。不过,这样一来,人们就不可避免地落入到一种恶性循环的陷阱:网络中越喧嚣,现实中越孤独。

三、重回现实世界的真实社交

特克尔不但为现实社交关系拉响的一次警报,还为这种社交病症开出了一剂药方。简单来说,特克尔认为,如果我们想要避免这种新型孤独,就需要通过最为古老的交往方式,也就是面对面的交谈,来重新建立现实世界真实、厚重的交往关系。

为了更加系统地反思我们的社交困境,在《群体性孤独》一书的结尾,特克尔特意提到了著名的瓦尔登湖。19世纪美国作家亨利·梭罗曾一个人搬到这里,写下了同名的散文集。梭罗之所以这么做,并不是为了逃避现实,而是想逃离真实世界中的单薄社交。在瓦尔登湖畔的小屋中,梭罗摆了三把椅子。独处的时候用一把,交友的时候用两把,社交的时候用三把。这三把椅子,实际上隐喻着三种关系,一把椅子意味着独处,两把椅子意味着亲情,三把椅子意味着工作。特克尔认为,我们对于社交关系的系统性反思,也可以从这三把椅子入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特克尔在这本书中认为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这种新型孤独,但她并不认为这是互联网的错误,相反,真正的问题在于,我们并没有对互联网的到来做好充足的准备。没有一项科技可以解决我们面临的所有问题,有时候,科技还会为我们增添新的烦恼。特克尔在书中深刻地说:“我们的失职并非因为我们试图建设一个新的东西,而是因为我们不允许自己考虑新科技瓦解了什么。我们并不是因为发明和创造而陷入麻烦,而是因为我们认为它可以解决一切问题。”

金句

1. 因为有了互联网,不论我们身处何处,只要打开社交媒体,就可以立刻从现实中逃离,进入到虚拟世界之中,从而完成一次“精神隐身”。

2. 网络社交本质上是一种自我中心主义的单薄社交。一旦我们沉迷其中,就可能会逐渐削弱对于真实世界交往关系的体验能力。

3. 在互联网中,人们满足了自己被重视、被认可、被崇拜的需要,甚至还会渐渐产生一种自带光环的幻觉。互联网造就了一个人人自恋的时代。

4. 在互联网中,人们不可避免地落入到一种恶性循环的陷阱:网络中越喧嚣,现实中越孤独。

5. 我们的失职并非因为我们试图建设一个新的东西,而是因为我们不允许自己考虑新科技瓦解了什么。我们并不是因为发明和创造而陷入麻烦,而是因为我们认为它可以解决一切问题。

撰稿:董晨宇

脑图:摩西

转述:成亚